秋英多杰仁波切成就肉身舍利
    秋英多杰仁波切成就肉身舍利:

    秋英多杰仁波切圓寂前說過:“那隆上師和白瑪鄧燈大師等祖師是很了不起的,現在,我覺得自己修行也可以,對得起傳承的祖師們。我甚至有大遷虹化的因緣,要看這個因緣成不成熟了,如果成熟的話,那么我住世多長時間都可以。如果真成就了,也許你們不一定見得到我哦。”年初一開始仁波切身體狀況越來越好,初八仁波切突然提出回寺院,侍者們決定于二零一零年陰歷一月十三號出發,準備了十幾輛車,那天早上,仁波切問弟子們:“你們是不是準備了十幾輛車?”“是的。”仁波切說:“今天就讓他們都回去。”并說:“住世的因緣不具足啊,是我該離開人世的時候了。”當天上午進入甚深的三摩地,并留下了遺囑:

    1.本人將在七天之內,在閉關房中不見任何人,安住在平等三摩地之中。七天之后,當你們打開房門進來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人世了。

    2.當打開房門進來的時候,不管我的坐姿如何,你們都無需為我修整。如果你們認為需要為我戴上五佛冠,披上法衣作為緣起的話,那你們看著辦吧。

    3.不要安排盛大隆重的活動,不需要長長的迎送車隊,將我的遺體秘密地送回家鄉。

    4.在家鄉,不用像傳統那樣讓眾人來瞻仰我的遺體,尤其要注意避免讓三昧耶戒不清凈之人接近。你們應以外內密三種方式,將我的遺體,如往常閉關一樣,靜置在扎西嶺或者土登寺。我的遺體仍然會有氣脈明點的持續反應,應放置一百天,或是一年。

    5.一段時間過后,你們可將我的遺體做成肉身像進行安置。

    在當代,因秋英多杰仁波切慈悲與智慧的示現,我們有情眾生能有幸見到其留世的肉身,有幸見到其無數的珍貴舍利。

    秋英多杰仁波切的簡介:

    20世紀1941年,秋英多杰仁波切出生在青海玉樹自治州稱多拉縣拉布鄉的東科村,村莊附近有名聞十方的康區白塔,是個非常殊勝的佛教圣地,也是密宗金剛乘的道場,此塔歸屬于附近的土登寺。

    仁波切五歲學習藏文,十歲時在土登寺出家為僧,跟寺里的主持上師領受學習了薩迦派所有的儀軌,僅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將儀軌全部都背誦下來。

    十四歲時離開家鄉,親見了大堪布羅旦上師,并求得了降魔金剛手本尊的灌頂。之后的四年時間里,又到江瑪佛學院先后依止了諸多的善知識。

    二十歲左右,解放初期,因世局的變故,有過三年勞改隊的生活。仁波切也沒有犯法,只是當時的局勢使然,所以,后來也就無罪釋放了。

    回到家鄉后,仁波切開始了十三年的放牧生活,并且堅持在漫長艱苦的放牧生活中修行,而這十三年,為仁波切后來的閉關修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文革期間,在自己家里的小閣樓中閉關十三年。

    宗教恢復后,仁波切帶領大家重建了土登寺,但仍以閉關為主,后來,漸漸地出來隨緣弘揚佛法。仁波切至今閉關修行的時間將近四十年。

    仁波切一生中,從很多上師處接受了各教派的傳承。

    仁波切薩迦派的傳承來自于那隆祖師、羅旦仁波切、不丹國師薩迦派大堪布昂文云丁加措大師、薩迦達欽法王、祿丁大堪布、銀定巴松上師和大藏經的上師昂文巴頂等等大德。

    仁波切青少年時期,在江瑪佛學院學習了四年多,依止了托嘎如意寶的弟子慈羅堪布和土貝堪布等等大德,接受了寧瑪派的傳承。

    而協慶寺的貢夏仁波切的傳承,仁波切是從松秋多杰上師處求得的。

    大圓勝慧等法門的傳承從竹慶寺的土登羅布大堪布求得。

    空行心滴傳自于合多大瑜伽士。在其他的上師處,仁波切也接受了七寶藏論、吉美林巴大師和麥彭仁波切的傳承。

    很多的伏藏師將自己殊勝的伏藏品供養給仁波切弘揚,請仁波切作為該伏藏品的法主,利益眾生,他們分別是秋英林巴大師、索南巴德上師、成林文波伏藏師和多杰才加伏藏大師的兒子吾薩多杰等等。

    秋英林巴大師取出的伏藏品里面,蓮花生大師和移喜措嘉佛母曾明確地授記,仁波切就是該伏藏品的法主。

    噶絨寺的索南巴德上師將白瑪鄧登祖師所有的伏藏傳承,以供曼達的形式都交付給仁波切。

    多杰才加伏藏大師的兒子吾薩多杰將父親所有的傳承供養了給了仁波切。

    仁波切在噶舉派的大成就者岡那仁波切處求得了《大寶伏藏》全部傳承。

    在噶瑪益喜上師、阿欽活佛、貢布活佛和謝朱迦措老上師等上師處求得了噶舉派的傳承。

    在賽龍等上師處,接受了格魯派文欽吉拉多杰大師的傳承。

    秋英多杰仁波切從開始修行佛法到現在,閉關修行時間已經累計近四十年了,老人家愿終生閉關去實踐佛法,以證明佛法的殊勝與真實性。在藏地,仁波切被人們稱做“窮人們的上師”。他廣施教化,不論貧賤富貴,對眾生一視同仁,以平等之心待人。

    通過修行,秋英多杰仁波切的早已獲得了極穩定的證悟,而且近四十年來從未間斷過。無論是行住坐臥,還是白天黑夜,每時每刻,都沒有離開過這種極穩定的證量。

新时时几点开始